11小时前  伤感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很久以前,我的故土出生在云南中部的一个大坝里,这个大坝的姓氏是雁鸣河。一条“清水河”从她厚厚的奶头上滴下,岩石被凿除。后来孩子们叫她“延河”,带着温柔美好的意思。她是一个母亲,生了人,生了田地,工厂,养了一方。

自从我来到这个世界,我已经在这个地方住了十二年了。之后去了市里读书,一年也没回来几次。每当我回到家乡,我一定会去中心小学后面的老虎山。我不知道以前树林里有没有老虎,但一定不能给它取名,因为它看起来像山里的老虎。它没有老虎的威严气质,只是一座线条柔和的小山丘。它可以沿着土路在短时间内到达山顶。

山顶上有一座废弃无用的电视信号发射塔。铁皮上满是黄褐斑,鱼尾纹,掉漆。它由一个小单间砖房支撑,内外墙没有水泥覆盖。当时工人师傅就像“俄罗斯方块”一样,用砖头堆着。外墙泛黄,像一封好久没收到的信。在延河的风雨中,变得和西山的余辉一样的颜色。内墙是黑色的,黑色的痕迹不是越过砖色,而是蔓延到地面。柴火、灯芯绒裤子、毛衣、毛毯、铁锅都沾了黑,满是焦臭味和汗臭味。当太阳进入房间时,手里可以看到灰尘。

这里的主人还没有回来,只有太阳知道他在哪里乞讨。在太阳被山吞噬之前,它会瞥他一眼,他的脸上布满了淡黄色的孩子。这时,山早已立起了狮子的鼻子,嘴巴张得大大的,嘴唇宛如工笔画家的两笔细划,胡茬凹凸不平,挠得天空痒痒的。太阳的血肉慢慢被塞进他的嘴里,几个夕阳般的油渍划过他的嘴角。这座山的形状是一个圆形,它以一个绿色的肚子包围着这个城镇。它吞噬了太阳、我、塔甚至整个城镇。我知道太阳会有所作为。第二天早上,在山里睡觉的时候,它会带领镇上的一切从东山的肚脐中逃脱,奔向田野、摊位、商店、工厂和学校。她是一个伟大的英雄,万象正在浮现。

我挥挥手,向英雄暂时沦落的地方告别,正要走下埋在夜色中的山路。我不知道更好,但我还是踮着脚,像一群小时候进山抓栗子树上甲虫的朋友。我们不在路上说话,因为山上到处都是菜地和果林,墓碑随处可见。小镇上的死人是双向埋葬的。不要打扰死者的住所。

直到到了山脚下的雁行街路口,烤肉和蔬菜食物的味道冲进了我的鼻子,让我咳嗽了两下,然后寂静被打开了。夜市两边摆着烧烤摊的小贩,产生了小镇的夜生活,麻辣爽口,烟雾缭绕。一个女人的高跟鞋“噔”响了,左手提着一个透明塑料袋,圆形饭盒里露出一根小竹签,右手抱着一个小男孩。“快到家了。在家吃饭。乖一点。”小狼好像没听见,手里拿了一串薯片咬了一口,留下了一个弧形的咬痕。男孩的吃法和童话里的狗一样,能吃一轮月牙。他嘴巴两边的辣椒面都是星星。“妈妈告诉你,抬头看月亮姐姐。她一直在跟踪你。如果你再吃,会让她变得贪婪,她会抢你的薯片。”孩子本来还想再咬一口,于是马上闭上嘴,左手收紧妈妈,右手紧握竹签。

我也相信了男孩妈妈的话。在回家的路上,月亮确实一直跟着我。我不时回头看看地面,生怕月亮太饿了会吃掉我的影子。请递给我一管乔治亚&米德多;奥基夫的黑色油漆吧,我想用飞机把田野、老房子、新房、大山都挡住。没有月光没有星星,只留下狗叫猫叫睡觉的家乡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爱听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azxtg.com/2175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