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小时前  感人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农历除夕

这些年,也就是家人团聚就是吃年夜饭,一年四季不停的吃,但这一餐意义重大。农历腊月二十一之后,人们开始采购食材。他们买得越多,跳得就越多。盘子到处都是。十多块钱用来称体重。肉重了几十元。无数双手被伸向同一个地方。给我秤,给我秤,排队买。连续三天每天买几个大包,每个大包都很重。这几年一直拿着刀拼命才知道左臂酸痛。

第30天,天气特别棒,阳光明媚。中午在外面走的时候,感觉前几天只剩下一点点冷空气,丝丝寒风从脸上和耳朵里滑落,已经不再让我的皮肤冻得吃惊,春天开始了。风带着春天的气息吹在脸上,我的心情就像一股漫溢的水波,在阳光下舒舒服服地舒展开来。

午饭前有空,就和老公一起去大舅家拜早年。阿姨忙着打扫卫生,门窗大开着,但我感觉底部的气流有点冷。看来他们俩身体健康,精神都很好。匆匆走了,桌上有几口香茶,匆匆回来。当你到家时,你必须准备家庭晚餐。

作为一个羽翼丰满的烟花女子,在厨房大厅里来回穿梭,管着一个大勺子,承担着沉重的责任,也是忙碌有趣的。这张桌子上满是老面孔。好吃不好吃是次要的。过年最重要的是气氛,幸福是最好的菜。苦属卤,且烧来烧去。这牛肉、猪蹄、红烧肉都是早做的。煨好汤后,洗净,切好放入盘中,拌入凉拌,与素菜同炒,很快就捣成了像样的水平。做饭中途,老公打开姿势,我来做。过了一会儿,鳜鱼像水煮鱼一样被蒸熟了。在寒冷的天气里,他们堆积起来抢购,浪费了额外的高价。

晚上,鞭炮声此起彼伏,响声在空中蔓延,上下左右相连,惊天动地。然而,当它们被引入耳膜时,它们似乎是快乐和喜悦的,一年的味道被搅动得越来越浓。儿子陪着弟弟去朋友家拿妈妈的戏票,回到楼下叫爸爸放鞭炮。我老公像女人和男人一样系着围裙,命令我:你放鞭炮,我做饭。别人叫我放鞭炮,我就往楼下跑,却左等右等,不见人。我不得不回来给他们打电话,但我看到两个人来了。我哥哥展开鞭子,我儿子点燃了引线。鞭炮自始至终响个不停,值30元一包。

几年前,我妈妈感冒了,发高烧了几天。她很虚弱,说不出话来。她还时不时哼哼几声,让我感到焦虑。暗暗抱怨自己平时对母亲关心太少。如果我妈妈出了什么事,我该怎么办?妈妈迫不及待地想吃更多的食物和有营养的食物,但妈妈总是担心她的眉毛:吃不下,怕消化不了。劝她再吃,她脸上会有气:你要是被打死了,再叫我吃,我就一点都不吃了。它让我后退。喝了几口汤,吃了几口饭,看着妈妈苍白消瘦的脸,心里很不安。我希望我妈妈很快会好起来。

鞭炮一放就吃年夜饭是一个古老的习俗。我丈夫过去在厨房里总是摆出各种姿势。我想,除了蒸鳜鱼和热焖肉,一根咸肉炒栅栏杆全是酱,剩下的都没了。我穿上围裙,把他推出厨房,否则我就这么做。下午嫂子来了,进了厨房:姐姐,你可以让我帮你。不,快出去。不要弄脏你的衣服。我也把她推出去了。每年准备年夜饭,我都有一个套路。我当然可以自己处理。我哥家,和我们家在一起,好像没那么拥挤,氛围也不是很浓。别担心,我姐姐春节会回婆家的。以后家里人会回来补偿我们过春节

我不参与外面喝酒,所以我继续做饭。弟弟喝了点酒,说话越来越多,越来越搞笑。老公也是个老小孩。他喝多了会发疯,但他的儿子不怎么说话。他笑了几声,看起来很可爱。小侄子喜欢吃我做的红烧牛肉,饭也是姨妈家的香味,就分两大碗吃了。嫂子也喝了几杯白酒,大家都超级有活力,我做饭也超级称职,虽然每年都一样。

打电话给我姐姐,说她在回大渡口的路上。大家放慢速度吃喝,坐下来看春晚,等着他们来。又忙着加两道菜。我姐夫走进门的时候没有一丝酒气,司机也比较克制,所以就来这里喝酒。儿子:喝了,第二轮年夜饭又开始了。热菜端上桌,过了一会儿,姐夫脸红了,对我叫道:“姐姐,我和香喝了不少酒。我笑着回答:好的。吃完饭,那边春晚要开的时候,我会把这里的杯子碗收拾干净,什么节目都不能参加。我将完全成为一名厨师。

最后,我坐下来,又放了一个节目。每个人的目光都不在电视上,而是在手机上。据说马云送了两亿,全国人民都抢走了。很快就听到我姐夫喊哈哈,说他拿了八块八分。我一脸茫然,怎么抢?我什么都做不了。于是我姐夫给我开了支付宝,教我怎么按吼,说时间到了,我不会用手指停。我也很兴奋。我儿子抢到了两个快钱和四个祝福,但他只是错过了一个最重要的祝福。我又开始抢,我也尽力指指点点。当我不再抢红包的时候,我只抢到了一个福字,手臂酸痛。然而,我又听到姐夫哭了,“哈哈,我又拿到了8.8元,晚上回家的钱。”。看来他今天运气最好。奇怪,今晚的钱很值钱。十几元钱让人兴奋。

马云的真本事,财大气粗,全国的幸福都很棒。这么多钱,为什么我抢不到?然而,这种参与过程也让人开心和疯狂。除夕夜,你想让人开心,那就抢马云的钱。人为了钱而死,鸟为了食物而死。相反,人们应该为钱而玩,享受被钱玩的乐趣。看不看春晚都无所谓。

元旦

2008年,炮声大作,新的一年又开始了。短短一瞬间,2008年从15跨越到16,举国欢腾,烟花升天,鞭炮齐鸣。早上带着鞭炮睡个好觉,大年初一起床,已经是半个上午了,舒舒服服地伸个懒腰。

本来打算出去过年的,妈妈说安庆海关最好正月初一不要出去。规则真的很多,但我不得不入乡随俗,所以我不得不走在室内。没有了除夕的欢声笑语,突然觉得气氛有点冷。除夕之夜,应该是热闹欢快的。我想打电话给我的弟弟妹妹打牌。这个有关系,但是那个回家了。

起晚了,早饭吃午饭,厨房里多吃点。找一些来填饱肚子。下午,是时候在脑海里做一份明天的食物的草稿,然后开始准备。明天,舅舅和表姐要回家吃午饭,在弟妹的帮助下,他们要准备更多的食物,但是要等到半熟的食物吃完了才能喝。幸运的是,几年前,我们准备得很充分,一张桌子上还有十几二十个菜。就这样,忙忙碌碌,第一天的时间就被打发走了。

晚上儿子下载了一个印度翻译在电视上播放,让我完全入神,眼睛一眨不眨。我最喜欢剧中穿插的歌舞。音乐很美,舞蹈很有趣。好像一个漂亮的女人在她面前炫耀,她充满了感情,华丽而不妖娆,狂野。她受到诱惑,坠入爱河。

初二

今天的主要任务是在厨房。我叔叔一家来吃饭,所以这张桌子应该精心烹饪。下班了,大家各奔东西,难得聚一聚,不像过年那么多人团聚。

准备菜肴也很棘手。比如提前煮一大锅红烧肉,每桌上一盘蒸熟加热,省去了很多麻烦,避免了重复准备和烹饪菜肴的麻烦。其他卤素燃烧也是如此。炒菜一定要临时准备,注意营养和颜色。应该慢慢煎,慢慢吃。一桌菜都是精心准备的,虽然要花很多时间,但看起来并不仓促和劳累。

我叔叔的大家庭在这里,除了我阿姨,她守着门,在家招待客人。两个表兄弟,嫂子和侄子都在这里。一边吃瓜子一边吃绿茶聊天。全屋欢声笑语,外面吵,里面吵,热油在锅里咝咝作响。我一边做饭一边欣赏我的杰作。用酒摆好碗筷是我老公的任务,兄弟姐妹分一杯羹。我负责烹饪,是厨师,保证热菜的持续供应。

来吧,请到我叔叔的桌前,请到我表哥的桌前,剩下的人就坐在旁边陪我,这样你就可以好好喝你的兄弟们了。我的两个表兄弟智商和情商都很高,酒量惊人。大表哥习惯冷幽默,喝酒后喜欢打小牌,小举动,让人一直笑个不停。工作没什么好说的。我负责教育部门的主要部门,我以经常出现在电视上而闻名。我的小表弟天生聪明,但是他在学习的时候不容易学。他只有中专学历,但金子总会发光。下岗后,他去了一个大城市,最后成为了一家企业的副总裁。等他有了房子,有了车,有了票,过年的红包就有几千,这让他的姐姐、哥哥、弟弟都喊响了他的名字:方总,反复发。大表姐的老婆是典型的贤妻良母,性格温柔,长得像魏巍,气质独特。相交子是个好管家,是个才女。在我的文章发表之前,她在报纸和杂志上发表了许多漂亮的文章。后来她担任了科室的护士长,上班去了,忍痛割爱,被迫与人共情。

我忙于叙述,没有时间看他们喝酒,但实际上我没有时间看。我的任务是在厨房。反正在外面被拖来拖去,现在又被反复穿插过去。我只是时不时听到舅舅提起这件事,1992年舅舅和父亲送我去卫校的时候我也说起过这件事。我说,你走后,我一个人躲在窗帘里哭。告诉我们在哪里,所有的年轻人都站起来敬我叔叔的酒。

食物快熟了。我给你敬酒。大表哥重温了那句老话:“姐姐,书一定要出版。来到出版社,写了这么多文章,得给自己做个总结,给后人留下精神财富。”。说我的心在激动,在犹豫,在肯定,在否定。但是哥哥的鼓励让我心里暖暖的,开心的。

总结以前的喝酒经验,这酒我喝不了。去年,我喝了堵在游泳池里的床单。有些人先哭后笑。今天,我喝得很好。弟弟哼着小曲,得瑟地炫耀。当我的大表哥说话时,他孤独而沉默。我的小表弟很早就在牌桌旁坐下,准备散钱。只有她小舅子最贪心。当她喝不了三两杯酒时,她歪着头靠在沙发上。

打麻将,和叔叔玩得开心。叔叔,你应该赢更多。我擦桌子,对着牌桌大喊大叫。我清理卫生后,又打了一张扑克牌。我和我的大表哥,我的嫂子和我的表哥在一起。打架的时候,我悄悄看见表哥把桌上的牌夹到手指上。我偷偷笑了笑,但保持沉默。他和我的家人在一起,我想帮他把窝弄脏。

他们留下来吃饭,但是我叔叔拒绝了,说明天会有一桌客人,这会让我很忙。一个个离开。我命令我姐姐的家人不要离开。晚上,我们会吃剩菜。明天,客人会再来做饭。

中学三年级

就像我叔叔说的,今天有游客来了,乡下三个叔叔和小叔叔的孩子秀晓也要来给妈妈拜年。他们从200英里外的曹青镇出发,长途跋涉去尊重和照顾他们的阿姨,这让我女儿很感动。虽然没有很好的款待,但我还是要热烈欢迎他们。

今天谁陪你?我弟弟家拜张越年,我妹妹家拜亲戚年。我邀请我的叔叔和堂兄弟来,来回推,说不,怕增加我的负担。然而,由于我的坚持,我叔叔最终同意来。这两个堂兄弟说他们在外面,不能来。我按照老公的指示又打了电话:你姐姐们今天要来,你不陪酒吗?唤起法律还是有用的。电话那头,表哥赶紧接:好,走吧。

早上忙着准备食物,熟悉刀和路,轻松熟悉。我按照前两餐做动作,菜做得很快。早上打了半个电话,秀秀赶紧说,车已经在金拱门了,不过,路上堵车了。啊等等。,客人迟到了,而且已经快十二点了。门铃响了,远近的客人都来了。秀和她姐姐成对。在桐城工作的表哥方胜和他的姐夫也来了。我叔叔和表弟也一起进了门。我妈一大早还哼着歌,看见侄子侄女来了,声音比声音还大,脸上还带着丝丝血丝。她很开心,看起来好多了。

拉桌吃饭,正月请客用酒。我大声宣布:小桂酒量大,要多陪陪对方。知道他脾气直,喝酒爽快,空腹伤胃,就把一锅炖莲藕汤放在面前先填饱肚子。一上桌,大家就干了,藕干脆就在寒冷中去掉,以免挤桌子。

你尊重我,我尊重你,大家喝得如火如荼,半杯喝完,满杯喝完,突然他们互相炸了一个雷子。桌子上的这个大表姐从事教育工作,而明的表姐和男朋友都是教师。亲戚和同龄人怎么能不喝酒,彼此还会多喝几杯呢?秀举起酒杯,跑到蒂奇:小齐格,那年他在苏州工作了三个月。感谢您周到的照顾,非常感谢!小桂也挤进来和妻子喝起酒来。秀和他的妻子在合肥工作,所以我想敬他们一杯。

很多人劝她喝酒,但小桂有点不知所措。喝到一半后,她忍不住独自溜进浴室。我喝过酒,知道醉酒不愉快,所以觉得有点遗憾。我对秀说:“以后小心喝酒。喝酒之前,你应该抓点吃的让他吃,这样酒精的吸收会慢一些。”。

喝完酒,车发动不起来,晚上一大家人聚在舅舅家。元恪明天早上会回家。我在这里打牌休息,而我阿姨忙得没时间给我们做饭。当我丈夫晚上发疯的时候,他和方胜的表弟一起去桌子上炸雷子,然后用手指着小桂。作为姐姐,我怕喝酒伤到他的胃,就把小桂举起来的酒杯抢走了。我扶着桌子的一角,拒绝让大家多喝。我的表兄弟们参加了考试,他们迫不及待地想一个接一个地一起工作。姐姐,我不会让步,坚持自己的意见。

在喝酒的中途,群里有人发红包,于是大家把筷子都丢了,所有的注意力都聚集在手机上。这个叫:哈哈,抓一个,多少块?那边有人喊:“又有人发红包了。抓住他们!”。别人抢红包,我手机还在装,频率调转,动作总是比别人慢一拍。不过,终于好了。抢劫送货我也交了几百元。我只听见凌美在叫,发发姐姐,给我们一个大红包。半生不熟的操作在这里,我赶紧把包里的钞票发出去,然后等着别人的红包。大款是蒂奇,发出的金额最大,抢到的人最开心,哭的也最大。我姐姐告诉她她有200英镑。老家也有表亲,静静等待,静静拿红包。我老公把下午打麻将花的钱塞到红包里,倒贴了。作为交换,他充满了笑声和掌声。红包好!直到晚上9点,大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

一回家就收到秀的消息:姐姐,今天你揉得真好,好开心!谢谢姐姐!姐姐的厨艺也是杠杠的赞!我激动得晚上睡不着觉。

  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爱听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azxtg.com/2181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