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小时前  民间故事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村民很粗暴,喜欢说自己没文化。但是,村民办大事,都是有组织的,一点也不含糊。其实只有几件大事。除了婚丧嫁娶和盖房子,还有进口的田丁,承认亲属关系,结拜兄弟,拜干姐妹。结婚盖房子自然要看日子。生孩子不能挑日期。庆祝是必不可少的,尤其是第一次。吉日是孩子出生的第十二天。这一天需要“中午12点”。日即日,村民称生活“过一天”。

十二点可以复杂但简单,孩子奶奶和姥姥家要提前商量。“大惊小怪”我们应该邀请双方的七姨八姨、亲戚朋友,规模几十人甚至上百人,中午准备饭菜。如果简单的话,只有最近的亲戚可以派代表去祝贺,连饭钱都省了。

抛开简单,蒸百耳是必不可少的程序。百耳,即红枣白馒头。百耳百岁,不如蒸百年。有两种白面馒头可以当百耳。大的一斤二两,一斤六两或者一斤,比普通馒头大几倍,小的和平时的一样大。当然,大耳朵的款式,蒸一百个,弄十几个巧妇一两天。有的人干脆在院子里烧一个大火炉,烧柴火。将大耳朵蒸熟,放在蒸锅上慢慢冷却。清香微甜的麦味,奶白色的蒸汽漫天飞舞,听着香味,让一个村庄沉醉。

蒸百耳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。但是村民们会变得灵活,他们可以蒸五十个大的和五十个小的,甚至只有五十个小的。当十,五十也可以代表一百,就像十二可以是十二天,十二个月,十二年一样,也代表了很多和无限。不管有多糟,白面和细白面混合,碱略煮。蒸熟后,用硫磺熏制。化完妆,百耳依旧亮白。

白水儿和普通白馒头最大的区别不在于面条是否混合,而在于最后一道工序,即点亮红色。筷子蘸上红色颜料,轻轻放在馒头顶部中间,让白色的馒头一下子变得生动、迷人、喜气洋洋。一个抽屉接一个抽屉,红色的百耳被摆开,这是一个大场面。小时候很爱看别人蒸百色,尤其是看红的那一刻。我一直以为这么漂亮的百穗会飞,就像我梦里的仙女女儿一样,当她飞的时候,就消失了。我怕百耳飞,就盯了一会儿,直到大人们无端端着鸡肾把我扔到一边。

十二点追上亲戚家大吵大闹后,我得到了和百岁儿一样的化妆待遇。穿上崭新的衣服,用筷子蘸着额头,在额头上画一个鲜红色的点,由妈妈牵着。带着平时攒的一篮子百耳和三二十个鸡蛋去吃饭。一路上,我的脑海里满是梦中的小仙女,额头上有红点的小仙女像我,或者篮子里有百耳,额头中间有红点的百耳像我。那样的话,也和你平日走路的样子有点不一样。我就是这样和仙女还有百岁儿一起走的。在路上,我们是如此美丽,我们可以飞翔。

当时我对南北朝并不了解,甚至对寿阳公主和她的梅花妆也不了解。但我真的很喜欢眉心那圆圆的、鲜红的点。到了亲戚家,我们篮子里的百耳和其他好时人带来的百耳都倒进大鸡腰里,聚在一起。我也加入了其他人带来的孩子。我们都是额头有红点的孩子,好看的孩子。第十二天的主角,那个有奶味的小娃娃,额头上也有红点,穿了一件红色的斗篷,或者绣着鲤鱼和悦龙门的红色盘缠,就像画中一样。

对于一个村民来说,十二点确实是个大日子。从落草到中午12点,满月,一百天,一岁,十二岁,二十四岁,三十六岁,四十八岁,六十岁,直到一百岁,美丽的帷幕从眉心间美丽的梅花妆打开,从一个节点延续到另一个节点。每次数到十二,我都忍不住停顿,心里暗暗回望。或者说,真正的村民是没有时间回头的,而回头只是所谓文化人脆弱的自我纵容。

村民们不太注意中午十二点。像城里人一样,他们给孩子满月和一百天。百岁儿还在蒸,不是一个个蒸,一切都是馒头房做的。刘庄馒头闻名全县,受百岁儿打击。我亲自去过馒头房,十几抽屉的馒头都是一起煮的。依然是用老面酵制碱,手工揉面,用柴火在大厨房做饭的工艺。熟悉的麦香熏泪,眼睛朦胧。画着梅花妆的百耳在天上飞,吹着风箱的音乐,唱着仙女的歌。

我一下子买了十二只大耳朵,每只重两磅。回到城市,冻在冰箱里。吃的时候拿出来,慢慢解冻,放在抽屉里蒸。麦香在我的城市飞翔,音乐响起,仙女飘舞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爱听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azxtg.com/2196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