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天前  亲情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蓝慧润的心写在雪里,却是雪兰融化的涟漪。只能用风,林涛,昆虫来实现,不能用文字。

惠兰是一心印在坡上的,但却是惠惠和蓝欣的精华。只悦中国,悦兰花,悦中锋,不能毁了。

虽然12月份慧兰还处于休眠期,但我习惯了早上坐在阁楼上迎接第一缕阳光,习惯了在阁楼深处凝神,坚守兰坡。有时在阁楼的雨里可以看到大花蕙兰的浮华,有时在阁楼外的风里可以听到大花蕙兰的内心。有时候,蕙兰只是在风雨交加的天气里,带着无边的兰坡,带着阁楼和我最初明亮的喜悦。

阿诺德说:“一颗孤独的心在等待另一颗孤独的心。在世界上的两个地方,他们终于不期而遇,在劳累的岁月后一见钟情。”青春之初遇见慧兰。正是一见钟情让我痴迷于惠兰。古人云:一茎一花者兰,花多者。惠兰同心:春兰、蕙兰、建兰、翰兰、墨兰、春剑、连边兰等同于惠兰。有时候住阁楼只是古人的讨论:“兰和慧是分不清的,只是花的多。”看完《惠兰童欣鲁》后说:“全身都是云朵,工作人员都是自己清闲,眉毛都是清秀的,所以还是痴情地去呼吁。”……

迷恋只为惠惠呼吁放弃杂七杂八的东西的诱惑。在喧嚣的红尘和沉沉的暮色中,吴恩远的《惠兰简史》初读:“古圣先贤和惠兰不被范辉重视。顾是和他在一起的,天性安静,和所有的草为伍,又被人说不出话来。……惠兰有一种精神,所以她应该对它了如指掌,所以不如对她的无知无动于衷。”从年少无知的时候到现在,我和在一起,在世俗的世界之上,用阁楼上的雪酿兰酒,在兰坡听着有美好瞬间的雪,一直变老,只深深地迷上了慧兰的心。

现在,慧兰只以草的姿态把时间当成一幅画,在草里与我心平气和地交谈,随着阁楼上堆积的兰花卷和蝴蝶慢慢地飞翔,但随着这种漂浮起伏,它到达了暮色的阴影和纸上的春天邂逅。

  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爱听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azxtg.com/2936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