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天前  抒情散文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老母亲很孤独。父亲去世15年后,母亲孤独了15年。孤独就像站在窗外田野里的老树,它的叶子已经被寒风抽走,它淡淡的黑色树皮,岁月沧桑而深沉。每天早上,妈妈都站在窗前,看着那棵老树,反复想着她想回到老房子的愿望。母亲就那样站着,仿佛自己变成了一棵树,一棵被日晒雨淋,饱经沧桑的参天大树。

东阳透过玻璃窗走了进来,最后的夕阳照亮了她的白发。母亲独自坐在沙发上,微微闭着眼睛,看着自己的时光,感受着冬日阳光的温暖。她每天都是这样,坐着的时候眼睛总是闭着,看起来好像在睡觉。我想知道她是真的在睡觉还是在思考。天然气火的红光照在她沧桑的脸上,电视上也有广告。我怕打扰她,就轻轻地关了电视。她好像从梦中醒来:“你为什么关掉电视?我还在看。”她突然张开嘴,眼睛睁开了。她显然是封闭的,她在看哪里?也许电视突然安静了,但她觉得不习惯。“我看你睡着了,怕会打扰你”。我又打开了电视。“我没有睡着,我在听”。她低声说。我明白妈妈不是用眼睛看电视,而是用耳朵听,然后用心去感受。

我喜欢央视的录音频道。自然界万物存在的规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我喜欢唱片频道,而不是里面的文字和评论。我的爱好也感染了我的母亲。虽然年迈的母亲是文盲,但她有独特的理解和思维方式。看着电视里充满血腥杀戮场面的野生非洲原野,妈妈总是对动物的命运充满怜悯和担忧。有时候她问我:“为什么水牛经常被老虎咬死?”“斑马为什么会被狮子吃掉?”最后,她自言自语得出了一个结论,因为牛和斑马吃草,狮子和老虎吃肉,肉是面粉和大米,草是粗粮,所以吃草的人打不过肉。这就是她心中的世界。

一个月前,我妈妈刚刚过了九十岁生日,十年前因为脑梗,她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个家。我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就是她的整个世界。每天,她带着那把小木椅在这个房间里艰难地走着。那把小木椅成了妈妈的手脚,被妈妈杵了十年,光滑的漆面早已杵得斑驳不堪。小木椅吱吱嘎嘎的声音仿佛在和妈妈说话,诉说着她生活的艰辛和正常的生活。在我九十岁生日那天,在酒店为客人送行后,妈妈突然提出要去看看已经搬迁的老房子。我说:“老房子有什么好的?已经出了七八年了,早就改了。”我尽力阻止妈妈放她走,因为90岁的老人怕她碰现场。但是全家从来没有一个倔强的妈妈,她必须走。没办法,只好靠她了。二哥开车送她,一家人浩浩荡荡地去了老房子。我的老房子已经陷入岁月的深渊。昔日的庭院、田野、山脊,早已变成了现代工业园区,每一次倒下,都是陌生的。母亲的根脉在这里。我二哥把我妈从车里拉出来,我姐赶紧把轮椅从车后备箱里搬出来,让她坐在上面,可我妈就是要我扶着,用力站着,站在她熟悉的故土,看着她熟悉的土地,看着她乡愁。以前的家早就消失了。她在房子前后种的桃树、李树和橘子树都不见了。种在土壤里的水果和蔬菜不见了。地里的庄稼和植物都不见了。她和她父亲打过的老井都没了。更有甚者,她熟悉的气息,生活的模样,熟悉的乡土音感都在这片土地上迷失。“一个不错的家庭,现在朝各个方向发展”。说完,妈妈哭了起来,泪水从妈妈的脸上滑过,流到我的心里。阿姨和姐姐急忙去劝妈妈,可是她越哭越伤心。还好在重庆电视台工作的老婆急中生智,说:“阿姨,这是你的老房子。来,我们拍一张全家福。”一大家子人迅速附和,妈妈红着眼睛不哭了。全家人亲切地围着母亲,用生动的表情为她定下了另一条人生轨迹。妻子手里的相机咔嚓一声,深情抚平了母亲的心愿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爱听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azxtg.com/2980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