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夏;网友:叫我古风控

初夏;网友:叫我古风控

伤感文章 47分钟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我不记得我开始写作有多久了。一颗浮华的心在名利的驱使下变得躁动不安。幸运的是,当清凉的笔劈开尘封的时光,当泛黄的纸上绽放着黑色的字迹,终究在钱山久别重逢,有一丝熟悉的窃笑和感动。 与此同时,正值初夏,天色已晚,微风从远处吹来。突然,窗户上的窗帘像海水一样波动。打开珍藏多年的音乐,熟悉的音乐风格是婉约、缠绵或洒脱。每一个跳动的音符都像一个多变的精灵,温柔而灵动,带来说不出的惊喜。 就像清晨在烟波浩渺

卑微的爱情伤感句子,佐佐木希

卑微的爱情伤感句子,佐佐木希

伤感文章 50分钟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爱情有时候意味着我在你面前显得卑微;看看这些卑微的爱情悲情句子。有时候我们的爱是如此难以忍受。 1.距离不产生美,却诠释脆弱的爱。 2.我不知道下辈子还能不能遇见你,所以这辈子我会爱你两次。 3.希望你能幸福,也希望我是你的幸福。 4.懒得去了解一个我不爱的世界。 5.一旦有了喜欢的人,就会变得脆弱。 6.不仅仅是野心。我一生都在计划这件事。自从遇见你,我从未放弃没有看到黄土。 7.爱情就像一辆公

落叶情,投稿来源:韩留芳

落叶情,投稿来源:韩留芳

民间故事 50分钟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我正在一棵大树下散步,突然刮起了一阵微风。几片黄叶从天而降,一片黄叶毫无偏见地落在我头上。我用手摘下来,放在手里研究。 这片黄叶似乎没有枯萎,叶子里还含有一些水分。上面的静脉就像人体的静脉和经络一样复杂而清晰。叶茎绿中略黄,似乎还没到秋天的时候。应该是被风吹倒的。它可能在树的最高或最边缘。反正是在没有风墙的地方。如果在中间或者风小的地方,可能会在树上多呆几天。 我边走边玩这落叶。我正要把这叶子扔掉

楼上楼下,创作人:马玉卿

楼上楼下,创作人:马玉卿

亲情文章 1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一天,我正在房间里写作,突然听到有人敲门,打开门,看到一个穿着乡下衣服的陌生女人站在外面。 陌生女人说:“我刚搬到三楼。我想问一下,楼下停的电动车是你的吗?” “属于我家。为什么呢?” “汽车后视镜坏了。出去看看。” 我出去一看,鼻子都喘不过气来了。右侧车镜被砸到头上,左侧车镜被砸到头上。 陌生女人看到我生气,脸红了,说,&l

灯爷,发稿人:张轶敏

灯爷,发稿人:张轶敏

民间故事 1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我第一次见到邓晔是在北京香山饭店,当时电影《温暖的过去1942》正在拍摄。邓晔的样子很像评书中的桥段,只看到他的眉毛分为八种颜色,眼睛是马修星星,裙子很小,裙子很短,手腕上挂着一串珠子。虽然他很矮,但是他全身都是肌腱,非常强壮。 光爷梳着平头,一脸憨笑。他对我很有礼貌。第一顿饭带我吃了北京烤鸭。我从炎陵县到北京,是为了让刘震云先生指导剧本《炎陵往事》。邓晔是介绍人。他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

青春之心,来源网友:月生

青春之心,来源网友:月生

伤感文章 1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我在青春的海洋中逆流而上,迷失在海市蜃楼中。当彩虹挂在天空,当树叶随风滑过脸颊!回头看,是老年…… 我很抱歉!青春!我没有给你涂颜色,只是随意涂鸦。我很抱歉!青春!在多风的季节,选择逆风而行,逆流而流,随意享受美景!不会有惊涛骇浪,不会有扬帆破浪。水停了,心还在奔涌。 我只是对自己说,亲爱的主人,这是我倔强的呐喊。当你再次面对风的时候,请转过身来,让你清晰地看到你的青春

仅有希望是不够的、转载人:商略

仅有希望是不够的、转载人:商略

友情文章 1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我下午读了一句话。希望是不够的。 大江大河,白鹭乱飞。 新建码头无船舶靠泊。 这是常有的事。 我们已经为此准备了很长时间, 但是没有人来访。 白鹭绕着路灯飞, 疑心重重。 橙色栅栏尖顶, 长矛在边境。 路灯还没亮, 凉风吹来白鹭的疑惑。 当它回到另一边时, 在熟悉的灌木丛上。 隔着幕墙玻璃, 午后的风平浪静和江水的暗流涌动, 似乎并不存在。 码头空无一人,却依然生机勃勃。很难预测未来。 我们仍然会

你的微笑,是我不期而遇的温暖

你的微笑,是我不期而遇的温暖

未分类 17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 经历过不同的事情,每个人都变成了自己的样子,夜幕划过心田,一些时光只剩支离的碎片,在最后的怀念里,依然是你给的咫尺天涯。心中的痛,梦中的彷徨,皆在无缘的标签下沉沦,如果可以,甘愿做风中一朵雪花,即使只有片刻的停留,至少在你心中依然纯洁无瑕。   落红深处知冷暖,世事沧桑也寻常,半盏时光,观一场落花如雨,却看到你眼中最深的眷恋,想想人生不过百年,得失宛如云烟,转眼随风散,不管历经多少坎坷,总会见到

温情“冬至”;作者:魏益君

温情“冬至”;作者:魏益君

感人文章 19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冬至,寒冷冬天的一个节气,给我温暖,给我甜蜜,引我惊叹。啊,冬至,我童年的幸福! 记忆中,每到冬至节气,北方农村就会进入寒冷的季节,人们的生活节奏开始懒散。那时,农村的文化生活很差。除了每天听小广播,我们每隔很长时间就看一部电影,自娱自乐成了我们小孩子的激情。冬至是“ ”的第一天,也是一年中最冷的一天。我们的朋友总是找一面阳光明媚的墙,靠着墙玩“挤油&rdquo

漫长的等待、创作人:龙莎莎

漫长的等待、创作人:龙莎莎

亲情文章 19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盼望着,盼望着,终于寒假了,离除夕越来越近了,在广东打工的父母也要回家了。 有一天中午,我终于接到了父亲的电话。姐妹俩欣喜若狂,因为我们日夜思念的父母可能明天就要回家了。我很兴奋,也很担心明天能见到他们。我从电视新闻上知道春节旅游高峰很忙,很难买到票。爸爸妈妈能买回家的票吗?你能安全到家吗?哦,你在想象什么?我用手拍了拍脑袋说:“呸,爸爸妈妈会平安到家的。”然后跑到村口大树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